您的位置:主页 > S生活谷 >千年古剎与天象的见证──正法兴国运盛

千年古剎与天象的见证──正法兴国运盛

时间:2020-06-20作者: 分类:千年古剎与天象的见证──正法兴国运盛

千年古剎与天象的见证──正法兴国运盛

藏匿县城的千年古剎隆兴寺(

从北京出发一路向南大概200多公里,就来到了一座仅有50万人口的北方小县城——正定。虽然地方不大,人口不多,却拥有一座驰名中外的千年古剎——隆兴寺。

被誉为“京南第一古剎”的隆兴寺里,保存着6件国宝级文物,它们分别是:被着名古建专家梁思成先生誉为“世界古建筑孤例”的宋代建筑摩尼殿、被誉为“东方美神”的倒座观音、被推崇为“隋碑第一”的龙藏寺碑、中国最高大的千手千眼观音铜铸大佛、中国古代最精美的铜铸毗卢佛、和中国现存最早的转轮藏。可以说,每一件都堪称“国之瑰宝”,值得仔细观赏。

千年古剎与天象的见证──正法兴国运盛

中国现存最早的转轮藏(

见证隋朝开皇盛世

正定隆兴寺始建于隋朝开皇六年,即公元586年,初名龙藏寺。那是在前朝北周武帝佛道齐灭,隋文帝杨坚拨乱反正,复兴佛法之后,开始修建的。它见证了隋朝大兴佛法,走向盛世的历史。距今已经有1400多年的悠久历史,被誉为“京南第一古剎”。

根据正史记载,隋文帝杨坚出生后,应得道的大德尼姑智仙的要求,被智仙亲自养大的[1]。杨坚七岁时,智仙对他说:“儿当大贵,从东国来。佛法当灭,由儿兴之。”后杨坚在北周为官,北周武帝宇文邕佛道齐灭,不久壮年暴死,江山很快落在了杨坚手中,宇文皇族被杀尽。杨坚给佛教,道教平反,广建寺院,大兴佛法,很快缔造了富庶的开皇盛世,大隋成了世界强国,杨坚被突厥王尊奉为“圣人可汗”。

千年古剎与天象的见证──正法兴国运盛

正定隆兴寺内的隋朝龙藏寺碑与拓片,书法为楷书鼻祖,为六朝碑文之冠。(图片来源网路)

如今寺内还保留着隋朝的龙藏寺碑,记载了古剎的修建过程。此碑在宋朝时就美名远播,欧阳修被贬为“河北都转运按察使”时,长驻真定,将此隋碑收录于“集古录”,对碑文书法盛讚不已。

见证唐朝贞观之治、开元盛世

隋末战乱,佛法凋零,龙藏寺也随之衰败。唐高祖李渊即位的第9年,又定下“佛道齐灭”的圣旨,幸亏赶上了李世民的玄武门之变,圣旨被废,李渊灭佛不成失皇位。李世民大兴佛道正法,很快开创了贞观之治,带大唐走上了世界的巅峰。唐太宗被外族藩王尊为“天可汗”。李世民之后,三代皇帝继续兴佛,唐朝进入了最富的开元盛世。龙藏寺,也在佛法盛行的大唐重建,改名为龙兴寺。

见证唐朝安史之乱与唐朝复兴

安史之乱,战火波及半壁江山,如今的河北一带曾是当年的战场,镇州一带也是人口凋敝,寺院破败。平乱之后,国力恢复,佛法复兴。高僧自觉大师化缘,在镇州城西新建了一座大悲寺,并铸成了那尊四丈九尺高的大悲观音菩萨铜像。

龙兴寺、大悲寺与大佛像,渡过了后来唐朝会昌灭佛的劫数,又见证了唐宣宗拨乱反正,复兴佛法,开创的“大中中兴”的治世。

龙兴寺在清朝康熙四十一年,康熙大帝参拜后又敕令重修增建,历时七年完工,康熙为寺改名赐额“隆兴寺”。康熙帝,乾隆帝又手书赐文立碑建亭。隆兴寺的复兴又见证了康干盛世的辉煌。时至今日,隆兴寺的面积依然达到80000平方米,被列为“中国十大名寺”之一。

见证五代乱世与柴荣灭佛

五代乱世,契丹多次侵略,真定战火纷飞,十室九空。大悲寺与大佛像,也毁于战火,大菩萨像上部被烧熔,重建泥塑修补后,又被周世宗柴荣灭佛而彻底毁掉。

柴荣灭佛、恶报身死,準确应验了959年荧惑守房的天谴。柴荣在荧惑犯心的当日(959年7月23日)将心腹大将赵匡胤升为殿前都点检,走入了他极力破除的“点检做天子”的预言,为宋朝铺平了道路。

见证北宋复兴佛法,走向繁盛

宋太祖顺天应人,代周建宋,复兴佛法,拓广了龙兴寺,建造了更大的观音像。拨乱反正、大兴佛法的天大功德,也缔造了北宋的富庶繁华。

宋朝的富,富到了古代的巅峰。国学大师陈寅恪先生认为:“华夏民族之文化,曆数千载之演进,而造极于赵宋之世。”宋朝的科技、文化最为发达,儘管人们认为北宋积贫积弱、富而不强,那都是指政府。北宋的GDP佔世界的80%,国家年财政收入经常超过亿两银绢,两年的铸钱量就超过明朝260年铸币的总和,可是财政常出现赤字,钱哪里去了?藏富予民!

汉朝家产超过千万铜钱,就是富甲一方,富可敌国,富贵享受等同于诸侯国国君,能以地方首富上《史记?货殖列传》,名垂史册。可是在北宋,家产千万钱的比比皆是,5万缗(5000万钱)只是中等家庭的资产。首都开封普通人上酒楼吃饭,招待的餐具就是百两以上的银质碗碟。

见证清朝的康乾盛世

龙兴寺在清朝康熙四十一年,康熙大帝参拜后又敕令重修增建,历时七年完工,康熙为寺改名赐额“隆兴寺”,沿用至今。而后康熙帝、乾隆帝又手书赐文立碑建亭。隆兴寺的复兴又见证了康乾盛世的辉煌。

千年古剎与天象的见证──正法兴国运盛

正定隆兴寺的康熙手书匾额(图片来源网路)

千古盛世,根源一致

千百年来,历史学界一直在总结的盛世根源,都在围绕明君贤臣展开,那都是表面的表象,佛法道法大兴造下的天大功德,才是盛世的根本。且看古代的13个公认的盛世。

(1)西汉文景之治:汉文帝以道治国,清心寡欲,合于《道德经》的“我无事而民自富,我无欲而民自朴”。君修道德,与民休息,天下大治。

(2)东汉光武中兴:以道治国,光武帝刘秀顺天合道。

(3)北魏孝文帝中兴:太武帝拓跋焘灭佛,如日中天之际,和幼子先后死于宦官政变。拓跋焘的孙子文成帝即位,拨乱反正,大兴佛法,功德泽被后世,铺筑了文成帝的孙子孝文帝的中兴治世。

(4)隋朝开皇之治:前朝北周武帝佛道齐灭,隋文帝杨坚扭转灭佛,大兴佛法之果。

(5)唐朝贞观之治:高祖李渊定旨佛道齐灭,唐太宗李世民拨乱反正,佛法、道法大兴之果﹔

(6)唐朝开元盛世:太宗种功德,六世享福果,毁于唐玄宗祸乱佛法道法。

(7)唐朝大中之治:唐武宗灭佛,唐宣宗傚法太宗拨乱反正,大兴佛法之果。

(8)大辽景宗中兴、圣宗盛世:萧绰太后大兴佛法之果。

(9)北宋咸平之治、仁宗盛治:前朝周世宗灭佛,宋太祖赵匡胤拨乱反正,大兴佛法之果。

(10)明朝洪武之治:明太祖整顿佛教,大兴佛法之果。

(11)明朝永乐盛世:明成祖朱棣大兴道教之果。

(12)明朝仁宣之治:前朝佛道大兴,福德延续后世。

(13)清朝康乾盛世:清康熙、雍正、乾隆三帝大兴佛法之果。

所有盛世的背后,一致地指向了佛道正法的大兴。实质上,那都是大兴正法的功德,换来的天赐福份。北宋龙兴寺的四次兴盛,对应着华夏隋、唐、宋、清四朝的繁盛之时,也给这个天道法则,做出了证明。

注释:

[1]《隋书?帝纪一》:皇妣吕氏,以大统七年六月癸丑夜生高祖于冯翊般若寺,紫气充庭。有尼来自河东,谓皇妣曰:“此儿所从来甚异,不可于俗间处之。”尼将高祖舍于别馆,躬自抚养。

相关阅读:

随机推荐

热点聚集

最新文章